小然永远喜欢学物理⚡️

纯甜
美丽绑画@ZANG
cp名:Z然(孜然)
ID:_了然

谢绝除葬和特定老师外一切转载
是疯狂安吹

【雷安】嘿!“警察叔叔”

【4k小甜饼,去年年初写的今年年初才找到。】



 FM106 “ 今日路况信息,三环路东侧塞车,请各位驾驶员绕路慢行。”

 滋滋——FM108

“ 二环路交警,有醉酒驾驶,请谨慎通行。”

滋滋——FM172

“ 四环西路口,有较大客流量,请减速慢行。”

滋滋———FM125

“………”

 已经厌倦了调频的电流声,安迷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帽子。帽檐出微微一层薄汗,炎热的夏日,还如此聒噪。

 现在看到的就是带着白手套穿着一身正式警服的安警官,他就任于A2交警大队,作为那里的大队长。本人正于一环最中心也最烦满的十字路口站岗。


今日气温:39度 天气:晴

安迷修被晒的头晕晕的,思绪慢慢发散到远方,然而他的手臂已经形成了机械化的职业病,随着绿灯亮起抬起右手指挥交通。

“ 啊,明天有个婚礼要参加……还要给妹妹买东西,还要去看………话说怎么今天,他没来呢?”

  想到这里安迷修的思绪一下被猛拽了回来,想到那个人脸还微微红着,和阳光晒红混在一起。那个他,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。


  安迷修刚站在这指挥台上不久的某天,一辆黑色的奥迪A6刻意的拐了过来,里面下来一位青年,带着墨镜有点痞帅。

  目测和自己差不多大,身为交警的本能,安迷修开口道:

“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?”

“ 建设路东路怎么走?”

还没说完,安迷修马上反应过来,估计是外地人吧,又偷偷瞥了一下车牌。

  本地车嘛,估计是路痴吧?

“ 沿着这条路向东走,之后三个站牌后南走有一个中山路,之后再右转直走后东拐,有标示牌。” 安迷修尽量说的慢一些让这位男子听的清一些。

然而对方好像在听天书一般,好看的眉头拧在一起,像解一道十分复杂的数学题。


“ 请您稍等十分钟,高峰期过了我带你去,请靠右停车先。”  安迷修看了看表指了指右侧。

 等他忙完了这阵,在车队里寻到了那辆奥迪,驾驶座的人好像一直没走,安迷修走过去礼貌的敲了敲玻璃,对方将副驾驶的门打开示意他进来。

“ 吃冰吗?” 对方递过来一杯冷饮,显然是刚买不久,还冒着白气。

“ 不了,我们先去目的地要紧。”


“ 咕…嗯…” 安迷修咬着吸管又咽下一口金桔柠檬,果然不善于拒绝别人啊,对方一再坚持,安迷修便顺从的接了过来。

“ 对对对,右转。” 安迷修指着前面的路标,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,如果不堵车的话。

自己胸前别着的对讲机还在自动调频,偶有一会儿就听到各个路段的路况,有点烦躁但在冷气包围的车厢内竟异常舒适。


“ 怎么称呼?” 对方开口了,是好听的男声,像夜晚睡前故事的播音主持。

“ 叫我安迷修吧。”

“ 雷狮。” 他如是说道。


第二天,路况还是很糟糕。

天气仍然炎热,安迷修的心情一如昨日

“ 您好,请问建设路怎么走?”

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,安迷修转头,发现还是那辆奥迪A6,驾驶它的人还是雷狮。

对方好像熟门熟路的对他指了指右边,停了过去。


昨日重演一遍,安迷修捧着冷饮给他指路,除了柠檬茶变成了黑砖,并没有什么不一样。

“ 昨天没记住吗?” 安迷修下意识问着,余光小心翼翼的看了他。

“ 嗯,有些难走不记得了”


第三天,阴天了。

“ 安警官,请问环城路怎么走?”

今天的雷狮没开他的爱车,一身休闲装站在亭子下,不过大码童装有点幼稚的可爱。

“ 等我一会儿。” 安迷修给了他一抹微笑,关爱路痴人士,人人有责。


之后,安迷修脱下白手套和帽子放进亭子最中央的保护箱内。去老地方见雷狮,对方依然手里捧着冷饮。

“ 走吧。”

环城路不是很远,两人却走了半个小时,一路上安迷修也絮絮叨叨的说了些什么。

“ 其实说起来,我倒是很喜欢有人来问路的。因为这样就不用一个人守在那个破亭子里了,明明根本没有人会看指挥,还要作秀给上级领导。”安迷修说的起劲,“不过如果有美丽的小姐求助交警的话,一般可以直接离岗,等待下次换班。” 想到这里,安迷修还美滋滋的笑了一下。


不用站岗这件事,值得开心一下。

“那我算得上美丽?”雷狮眨了眨眼给了他个完美的wink。“算…吧。” 安迷修看的有点恍神,太耀眼了。


“ 那我每天都来问你路吧~”雷狮歪着头看他,一直扯着嘴角的脸上留下浅浅的酒窝。

“ 啊…哎?” 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,对方就指了指前面的路牌。

“ 谢谢交警' 叔叔 ' 到地方了,明天见哦” 他朝着安迷修的方向挥了挥手,跑开了。


什么嘛!明明和我差不多大!

安迷修抓紧空饮料杯,愤愤地扔进了可回收垃圾桶。话是这么说,但突然间有点期待明天了。

就这样,安迷修平淡如水的日常多了一抹颜色。那个人,好像每天总有问不完的路,和永远不重样的饮品。

渐渐的,两个人的共同话题越来越多,安迷修也了解不少关于雷狮的事情。

比如,他是广播电台的节目主播。

安迷修暗暗赞叹自己的第六感雷达,又不忘调笑他“ 长这么好看怎么不去电视台 ”

结果人家一句话就羞的他答不上话,只能恨恨的锤了他一拳。

“ 我要是去了电视台,谁问你路,谁给你买冷饮啊。”


  思绪猛的拽了回来,看了看表,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了,按照这个节奏算的话,雷狮早该来了。

安迷修按捺住自己的心跳,安慰着:人家肯定今天找到路了,谁没事总来问交警啊。

一边这么想着,本来维持的一点希望感也消失殆尽了。


奇怪的是,连着两天雷狮都没有来,安迷修的失望感又一次叠加再叠加,

“ 是个人问三个月都能记住路了,还要你干嘛啊,自作多情。” 安迷修内心自嘲的摇摇头,继续每日的工作。

再有一段日子,自己被提拔去办公室就可以免受这苦日子了。


“ 警察先生,请问,你的心怎么走?” 一个平常的下午,安迷修仍旧站在那骄阳下,一如三个月前一样。

听到这个声音,他呆楞在那里。又因为说出口的话,更加震惊极了。

“ 警察先生,请问你的心怎么走?我没有路标容易迷路。” 雷狮又重复了一遍。


“今天有好喝的普洱熟茶,我自己煮的。” 雷狮晃了晃手里的杯子,这次不是星巴克也不是M记,而是一个普通的玻璃水壶。

“ 我……” 安迷修刚想回答,人家指了指右边,就大步向前走去。

之后的十分钟,安迷修的脑子一直乱乱的,这次的信息量有点大,自己也有好多好多想问他的,即开心又有些说不出的复杂感,太过突然了。


“ 可以帮我指路了吗?” 雷狮递过去杯子,上面还系着一个巨大的礼盒,生怕安迷修看不到这个大物件。

 安迷修抿抿唇没回答,自顾自的打开盒子,里面是一个相册,翻开第一页记了一句话:

“ 我喜欢的人有着全世界最好看的侧脸,笑起来,亦如暖阳扑撒大地 ”

里面是各种角度偷拍的侧颜,有行车记录仪拍的朦胧美感,也有手机拍的照片,统统都是安迷修的侧脸,意外的有些好看。


旁边还配有一些批注:

xx月xx日 xx 路

安迷修向后翻着,眼睛越来越聚焦在一张张照片里,最后一页是一张本市的地图,上面用彩色的记号笔画了路线,拼凑出来,是一个爱心。

左下角的一行小字:

“ 你能告诉我你的心怎么走吗?”

“ 这就是我要说的。” 雷狮凑近他,双手悄悄的搂住他的腰,害怕他逃走一样。

“ 你这几天……”

“ 我一直在整理这些照片,我希望能留下一些纪念。”

“ 还能有谁像我这么执着又聪明,你也不想想谁每天都定时定点过来问不同的路,还每天捎带冷饮,冰的刚刚好。 不是刻意的安排还能是什么? 我这么好,能不能帮我指个路。”

安迷修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满心满意的被这种幸福感包围,一边听着雷狮的话一边斟酌着决定。

他一句话说完,安迷修猛的合上相册,转头,扎进雷狮的怀里。动作一气呵成不带任何犹豫。

“ 已经到了,就在这里。”

我的心那么难走,谁知道你歪打正着就进来了,那里就像迷宫,你一个路痴,也逃不掉了。


【END】


安迷修:原来电台主播都这么浪漫吗?

雷狮:我有军师 :)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239 )

© 小然永远喜欢学物理⚡️ | Powered by LOFTER